会员登录
 您的位置: 詹建军律师网 >> 文章频道 >> 经典案例 >> 詹建军律师 >> [专题]刑-成功之路 >> 正文
  【成功之路】詹建军律师:钟X华贩毒案辩护(2012-07-14)       
【成功之路】詹建军律师:钟X华贩毒案辩护(2012-07-14)
[ 作者:本站编辑    转贴自:    点击数:4162    更新时间:2012-7-14    文章录入:本站整理 ]
 
      被告人钟穗华等制造、贩卖毒品一案广东省媒体曾作过大量醒目的报道。该案2008年8月6日告破。该案制造、贩卖毒品数量巨大为广东省之最。(详细内容可见本文相关网络链接文章)
 
      广东政邦律师事务所詹建军、张枭杰律师于2008年10月6日接受被告人家属委托并征得被告人钟穗华本人同意,担任他的辩护人,并由詹建军律师担任首席辩护人。该案由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于2009年5月15日、6月2日分别开庭审理,期间于2009年10月3日退回补充侦查。之后,又于2009年12月2日再次开庭审理。
 
      2010年12月14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09】穗中法刑一初字第159号《刑事判决书》认定:被告人钟穗华犯贩卖毒品罪成立,判处被告人钟穗华si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本案其他五名被告人除一人判处无期徒刑外,其他四人都判处si刑。
 
      被告人钟穗华及其亲属于2010年12月18日继续委托詹建军、张枭杰律师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于2011年12月1日上午开庭审理被告人钟穗华等上诉案,庭审辩护阶段,詹建军律师就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和法律适用问题,发表了精彩的辩护意见。
 
      2012年6月18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以【2011】粤高法刑二终字第131号《刑事判决书》改判被告人钟穗华si刑,缓期二年执行。
 
      下面是詹建军律师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时发表的辩护意见。

                                          钟穗华贩卖du品案二审(上诉)辩护意见
 
审判长、审判员:
      广东政邦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上诉人钟穗华亲属的委托并征得其本人同意,指派我们担任钟穗华贩卖毒品案的二审辩护人。值此庭审之际,我们依据本案的证据和相关法律,发表以下辩护意见,供合议庭参考。
 
      本案到庭共六名被告人,该六名被告人共同组成了制造、贩卖毒品团伙。前四名被告人实施了筹集毒资、租赁工厂、招聘工人、购买设备、制造毒品、运输毒品、贩卖毒品的行为,后两名被告人实施了联系买家、收取毒款的销售行为,这些均系不争的事实。但是,原审判决在认定整个犯罪情节事实中,部分事实认定不清。
 
      一、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钟穗华2007年10月至11月期间,第一宗贩卖毒品210千克数量事实的证据不充分。
 
      毒品犯罪案件中,毒品的数量是定罪量刑的重要事实基础,也是本案的公安、检察、辩护律师、法院力求查明的基本事实。本案认定数量事实,不论是采取“以产定销”或是“以销定产”的逻辑证明毒品的数量,均需要确定无疑的证据来确定数量事实。
 
      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钟穗华2007年10月至11月期间,第一宗贩卖毒品210千克的数量事实,完全依*同案被告人的口供材料进行毒品数量认定的。比如:
 
      1、被告人袁大钧供述(见原审判决书第13~15页):
       “这一次我们结晶了200千克多300千克bin毒,具体数字只有郭宝全知道”(见原审判决书第13页14行~16行)。
 
      2、被告人黄中舜供述见原审判决书第15~16页):
      (被告人没有对第一宗制造、贩卖毒品的数量作供述)。
 
      3、被告人郭宝全供述(见原审判决书第17~23页):
      “最后我们一共制造出210千克左右bin毒”(见原审判决书第19页第1行~3行)。
      “210千克左右毒品以每千克15万元人民币卖给黄颖泉”(见原审判决书第20页第16~17行)。
 
      4、被告人乔延健供述(见原审判决书第23~26页)
      (乔延健没有对第一宗制造贩卖毒品的数量作供述)
 
      5、被告人黄颖泉供述(见原审判决书第26~27页)
      “2007年10月开始至2007年12月,郭宝全陆续将制好的bin毒交给我,共交五次,共200多千克”。(见原审判决书第26页第7~9行)
 
      6、被告人钟穗华供述(见原审判决书第27~28页)
      “2007年10月从郭宝全取回2件样品”。(见原审判决书第27页第19~20行)
      “2007年11月,向郭宝全要了35件货”。(见原审判决书第28页第4~5行)
 
      上述各被告人的口供材料分析,仅仅只有被告人郭宝全、黄颖泉二人对第一宗毒品的数量作了相近似的交待供述,一说210千克,一说200千克左右。
 
      该二被告人对第一宗毒品数量事实的供述内容具有很大的或然性,原审判决应当结合本案的其他证据材料,诸如,制毒化工原料的采购数量、生产记录、毒品生产人员的证人证言、毒品物质的数量等证据材料,对该二被告人的口供内容进行印证,以确定其第一宗毒品生产制造数量供述内容的真实性。
 
      但是,原审判决依据的“证人证言”材料(见原审判决书第28~34页)、“书证物证”材料(见原审判决书第34~38页)、“鉴定结论”材料(见原审判决书第38~39页),均未对被答辩人郭宝全、黄颖泉二人交待的第一宗毒品数量210千克供述内容真实性进行检验印证。
 
      原审判决仅仅依据该二被告人的口供内容,认定上诉人钟穗华参加第一宗贩卖毒品210千克事实,证据证明力的程度显然不强。
 
      二、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钟穗华第一宗、第二宗参与贩卖的毒品物质(即毒品的种类和名称)为“甲基苯丙胺(bin毒)”事实的证据材料不充分。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57条规定毒品种类有鸦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bin毒)、吗啡、大麻、可卡因等精神管制药品。
 
      鸦片毒品之所以区分海洛因毒品,海洛因毒品之所以区分甲基苯丙胺毒品,主要是因为这些毒品物质的化学成分、化学构造、成分含量等不同。
 
      我国刑法所指的 “bin毒”是指:“bin毒属于苯丙胺类中枢神经兴奋剂,是我国规定管制的精神药品。其原料外观为纯白结晶体,晶莹剔透,来源:由盐酸ma黄素合成,又称去氧ma黄素。性状:微带苦味,呈白色,为结晶体或粉末状易溶于水,纯度高达95%以上”。
 
      (一)原审判决书认定上诉人钟穗华贩卖的290千克毒品物质(第一宗数量为210千克、第二宗数量为80千克)系“甲基苯丙胺(bin毒)”毒品的依据主要有被告人口供材料,但是,被告人的口供材料证据的证明力具有很大的或然性。
 
      原审判决认定第一宗、第二宗制造、运输、贩卖的毒品系“bin毒”的证据材料有:
 
      1、“被告人的供述”证据材料
      (1)被告人袁大钧供述其制造的毒品系“bin毒”。(见原审判决书P11~15页)、(见原审判决书P41~47页);
 
      (2)被告人黄中舜供述其制造的毒品系“bin毒”。(见原审判决书P15~16页),(见原审判决书P47~50页);
 
      (3)被告人郭宝全供述其制造的毒品系“bin毒”。(见原审判决书P17~23页),(见原审判决书P50~51页);
 
      (4)被告人乔延健供述其制造的毒品系“bin毒”。(见原审判决书P23~26页),(被告人乔延健没有实施第二宗制毒、贩毒犯罪行为);
 
      (5)被告人黄颖泉供述其制造的毒品系“bin毒”。(见原审判决书P26~27页),(见原审判决书P51~53页);
 
      (6)被告人钟穗华供述其制造的毒品系“bin毒”。(见原审判决书P27~28页),(见原审判决书P53~54页)。
 
      本案被告人供述自己制造、贩卖的毒品物质是“bin毒”,其供述内容可能真实、也可能不真实?因为被告人对自己制造、贩卖的第一宗、第二宗毒品物质均没有进行科学的定性分析鉴定。
 
    本案原审期间,没有一个被告人供述他们生产、制造、贩卖的“jia基苯丙胺”(毒品)物质是什么形态和性状,也没有生产、制造、贩卖的毒品供检验、鉴定。因此,无法证明被告人生产制造、贩卖的是一种什么物质。如果仅凭被告人供述制造生产的物质是“jia基苯丙胺”(毒品),而确认被告人生产、制造、贩卖了几百公斤“bin毒”事实而进行处罚,这对被告人是不公正的。因为,含有“jia基苯丙胺”成份的物质与“jia基苯丙胺”(bin毒)标准相比,还是具有客观上的区别。
 
      2、“鉴定结论”证据材料
 
      (1)第一宗du品性质鉴定结论(见原审判决书P38~39页)
 
      ① 广州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刑事技术所穗公刑技(化验)【2008】1628、1629、1630、1631、1632、1633、1634号化验报告,均证明被告人袁大钧、郭宝全、钟穗华、黄中舜、黄颖泉、乔延健十指指甲未发现“jia基苯丙胺(bin毒)”及其它毒品成分;存放在广州市荔湾区12号仓库内的化学反应釜内未发现“jia基苯丙胺(bin毒)”等其它毒品成分。
 
      ② 穗公刑技(化验)【2008】1695号化验报告结果显示:在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银城明珠701号房杂物房内提取3个棉签检出“jia基苯丙胺(bin毒)”成分;
 
      ③ 穗公刑技(化验)【2008】1670号化验报告结果显示:在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兴荣楼提取的地面、阳台墙壁物等发现“jia基苯丙胺”成分。
 
      ④ 穗公刑技(化验)【2008】1645号化验报告结果显示:在广州市荔湾区12号仓库内提取的液体中,检出“甲胺”成分(非精神管制药品)。
 
      (2)第二宗毒品性质鉴定结论(见原审判决书P68~71页)
 
      ① 广州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刑事技术所穗公刑技(化验)【2008】1621号化验报告,对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红卫管理区“利达”工厂提取的17件现场物品进行检验,其中3件物品中检出“jia基苯丙胺”成分,14件未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见原审判决书P68~70页);
 
      ② 广州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刑事技术所穗公刑技(化验)【2008】1627号化验报告,对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灌口镇铁山里17号工厂提取的9件现场物品进行了检验,其中4件物品上检出“jia基苯丙胺”成分(见原审判决书P70~71页);
 
      目前的毒品案件中,含有“jia基苯丙胺”成分的毒品很多,如:摇头丸、ma古、蓝精灵等等。
 
      本案第一宗毒品犯罪行为中,在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银城明珠701号房杂物房内提取3个棉签检出“jia基苯丙胺(bin毒)”成分的灰尘物质,是否就能充分证明上诉人钟穗华参与贩卖的就是“jia基苯丙胺(毒品)”呢?判断结论是或然的不是唯一的。
 
      本案第二宗毒品犯罪行为中,在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灌口镇铁山里17号工厂提取的9件现场物品进行了检验,其中4件物品上检出“jia基苯丙胺”成分物质,是否就能充分证明上诉人钟穗华参与贩卖的就是“jia基苯丙胺(毒品)”呢?结论也是或然的不是唯一的。
 
      原审判决依据上述鉴定结论证据认定上诉人钟穗华参与贩卖的毒品物质系“bin毒”,但鉴定结论证据链与“jia基苯丙胺(bin毒)”定性的关联性显然不强。
 
      (二)原审判决对上诉人钟穗华参与贩卖“jia基苯丙胺”(bin毒)纯度含量的事实没有进行认定。
 
      关于毒品犯罪案毒品的纯度是不是定罪量刑的基本事实,现行的法律、司法政策有二种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57条规定,毒品的数量不以纯度折算。
 
      《全国法院审理毒品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2000年4月4日法【2000】42号)第二条第(四)款“关于审理毒品案件与量刑有关的几个具体问题”第二项规定:“关于毒品含量,根据刑法的规定,对于毒品的数量不以纯度折算。但是对于查获的毒品有证据证明大量掺假,经鉴定毒品含量极少确有大量掺假成分的,在处刑时应酌情考虑。特别是掺假之后毒品的数量才达到判处si刑标准的,对被告人可不判处si刑立即执行……”。
 
      本案上诉人钟穗华参与贩卖的“bin毒”,是不是符合刑法规定上的“甲基苯丙胺”毒品? “bin毒”中jia基苯丙胺成份的含量多少?这些事实是对上诉人钟穗华的定罪量刑的重要情节。
 
      本案侦查过程中,侦查人员对犯罪人员进行了长时间的紧密监控,在犯罪人员交接毒品实物时没有查获毒品,却在犯罪分子交接毒资现金时抄获了巨额现金,致使本案毒品的纯度含量事实难以查明。
 
      依照被告人供述交待的制毒工艺流程和配方:用普通的食品添加剂XX;用生产药品;农药的中间体XXX、XXX等,是不是可以制造出刑法意义上的“甲基苯丙胺”(bin毒)?用这些化工原料制造的“jia基苯丙胺”(bin毒)的纯度含量有多高?对这些专业性很强的事实问题,没有经过专门的鉴定机构予以专家鉴定认定,仅凭一般的推测,是很难查明的。
 
      我们注意到,原审法院合议庭对我们在一审质证阶段提出的这一意见予以了关注。原审法院合议庭在2009年5月15日第一次庭审,2009年6月2日二次开庭审理后,于2009年6月23日以【2009】穗中法刑一初字第159号函,向广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咨询本案的制毒配方及工艺流程是否可以制造出“jia基苯丙胺”(bin毒)。
 
      广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于2009年7月3日以穗公刑技【2009】23号复函予以解答:本案中嫌疑人用化工原料XXX生产“bin毒”,其所采用的整个工艺流程是科学可行的。
 
    本辩护人认为:广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于2009年7月3日以穗公刑技【2009】23号复函没有证据的证明效力。第一,这份证据没有在原审法院进行质证;第二,这份复函没有鉴定人员的签名;第三,复函内容超出公安刑技人员的鉴定职责范围,公安刑技人员职责是对犯罪物证的检验鉴定,而不是对化学生产工艺流程的鉴定。
 
      三、原审判决对上诉人钟穗华在共同犯罪中的从犯地位没有认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全国法院审理毒品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2000年4月4日)第二条第(二)款“关于毒品犯罪中的共同犯罪问题”第二项规定中指出:“共同犯罪中能分清主从犯的,不能因为涉案的毒品数量特别巨大,就一律将被告人认定为主犯并判处重刑甚至si刑。”
 
      本案中,上诉人钟穗华在整个制毒销售毒品的共同犯罪中的作用相对于其他被告人比较,所处是的次要从属的地位。仅仅在其他被告人生产出“毒品”后,在广州市区内协同被告人黄颖泉开车接、送他人取货的行为。
 
      1、在制毒过程中,上诉人钟穗华没有参加集资制毒、租赁厂房、购置设备、购买原料、加工生产犯罪活动;
 
      2、被告人郭宝全在广州租赁房屋作为销售“制毒”的窝点的犯罪行为与上诉人钟穗华无关;
 
      3、被告人黄中舜在广州联系销售“毒品”的犯罪行为与上诉人钟穗华无关;
 
      4、被告人黄中舜等在广州销售“毒品”,直接从被告人黄颖泉处收取毒资的犯罪行为与上诉人钟穗华无关;
 
      5、上诉人钟穗华参与销售“毒品”的行为中,没有获取一分钱的利益。
 
      原审判决书(第19页第18行——22行、第20页第4行——8行)采信的被告人郭宝全关于第一宗销售毒品的口供;以及原审判决书第51、52页(第3行——22行;第52页第1行——22行)采信的被告人黄颖泉关于第二宗销售毒品的口供证据,均可以充分、确实证明上诉人在销售毒品活动中处于从属次要的地位,但一审判决书对上诉人的犯罪从属次要地位没有予以认定,反而将上诉人认定为主犯,不符合罪罚相当的法律适用原则。
 
审判长、审判员:
      感谢您们认真聆听了我们的辩护意见!
 
                                                二审辩护人:詹建军、张枭杰律师
 
                                                               2011年12月1日
 
 
      本案相关链接
 
      警方打掉广东最大制毒工厂占地4000平方米
 
 
      开化工厂制bin毒粤闽联手打掉特大制贩毒团伙
 
 
  • 上一篇文章: 【成功之路】詹建军律师代理“徐X这绑架”案辩护(2011-07-21)

  • 下一篇文章: 五百克海洛因谁见过?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医院人力资源的激励机制[02769]
    医院奖金及福利的种类[03026]
    医院人力资源关键事件法管…[02654]
    医院人力资源目标管理方法…[02772]
    医院人力资源管理十大工具…[02752]
     
     最新5篇推荐文章
    【专家团队】艾  伟 (网络…[05-10]
    【专家团队】艾  伟(网络…[02-24]
    艾  伟——外贸海商网络专…[02-18]
    艾  伟——网络技术专家[02-18]
    【专家团队】詹建军 (医疗…[02-18]
     
     相 关 文 章
    【成功之路】詹建军律师:…[02135]
    【工作动态】詹建军律师白…[02142]
    【工作动态】詹建军律师从…[02182]
    【工作动态】詹建军律师伊…[01942]
    【成功之路】詹建军律师:…[05276]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